容城| 堡里乡| 阿克塔斯牧场| 北京黄渠公园| 玉溪|

到天一阁,看石鼓文的前世今生以及吴昌硕等的墨影

2018-02-22 11:15:12 来源: 澎湃新闻
标签:元子 朱家坟西山坡社区

摘要:在央视《国家宝藏》栏目中,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石鼓因被列入“第一古物”而受到极大关注。石鼓形象如鼓,上刻一诗,描写了先秦时期君王田狩渔猎的事情,故又被称为“猎碣”。而石鼓上面的文字,今称“石鼓文”,堪称石刻文字之祖。 1月30日,…

推荐关键字 石鼓文 书法

  在央视《国家宝藏》栏目中,收藏于故宫博物院的石鼓因被列入“第一古物”而受到极大关注。石鼓形象如鼓,上刻一诗,描写了先秦时期君王田狩渔猎的事情,故又被称为“猎碣”。而石鼓上面的文字,今称“石鼓文”,堪称石刻文字之祖。

  1月30日,经过半年时间的筹备,“石鼓墨影——明清以来《石鼓文》善拓及名家临作展”在宁波天一阁博物馆云在楼开展。展览展出明清以来各种版本摹刻精良的《石鼓文》善拓及吴昌硕、王福庵等名家临作,其中包括上海图书馆收藏的明末清初拓本,尤其难得的是其中且有明末傅山所作石鼓文考证的古拙小楷,记者发现,吴昌硕先生的影子在这一展览中可谓无处不在。

“石鼓墨影”展在天一阁开幕现场

  据考据,石鼓最早被发现于唐朝初年的天兴县(今陕西宝鸡)三畤原的荒野之中。发现时鼓面上的字大多已被磨灭,其中第九鼓已一字无存。历代学者依据石鼓上的文字取前两个字为十个石鼓起名,即汧沔(qian mian)鼓、车工鼓、田车鼓、銮车鼓、酃(ling)雨鼓、作原鼓、而师鼓、马荐鼓、吾水鼓、吴人鼓。

故宫收藏的石鼓

天一阁展览现场

  而石鼓拓本在唐代已有,可惜未能流传下来,此后则以天一阁收藏赵孟頫的北宋石鼓文拓本为当时最古本,可惜毁于晚清(1806)大火,所幸,在此拓本被烧毁前有张燕昌、阮元等相继登天一阁摹北宋《石鼓文》拓本,后人才得以看到北宋拓本的模样。在《杭州—扬州重摹天一阁北宋石鼓文跋》一文中,记录了阮元登天一阁临摹此拓本的过程:“(阮)元于嘉庆二年(1797)夏,细审天一阁本,复参议明初诸本,推究字体,摹以书意,刻为十石,除重文不计,凡可辨识者四百七十二字……”阮元临摹的拓本一经问世,就流传甚广,影响巨大。

阮元摹天一阁藏宋拓《石鼓文》拓本

  而对于举办地的选择,此次展览策展人,西泠印社副社长童衍方告诉记者,“今年正好是阮元重摹天一阁旧藏北宋拓《石鼓文》220周年。所以在天一阁举办这个展览,特别有意义。”

  石鼓在流传的过程中,历代均有损泐。明清间所椎拓的《石鼓文》传世不少,在展览中,包含了几乎自明代中期至清末间《石鼓文》各个时期的拓本。

  童衍方表示,“虽然是几十件展品的体量,展览从明到清,通过不同时期石鼓拓本对比,可以看出上面的字磨损的演变,有些损失不多,有些已全部损失了。”

明中后期拓本,(吴昌硕旧藏)上图藏

  自明初至清乾隆年间,《石鼓文》的损字最多的部分集中在第二鼓(汧殹鼓)。在明代初期拓本中,“汧殹”之“汧”字(首行首字)未损,故称为“汧殹本”。明代中后期拓本中,“黄帛”二字(五行首)未损,称为“黄帛本”。而“黄帛本”就是此次展览的重要展品之一,原为吴昌硕旧藏,现藏上海图书馆。明末至清初(乾隆早年)间拓本,“氐鲜”等五字(四五六行尾)未损,称为“氐鲜本”。

明末清初拓本,(陈叔通旧藏手卷)王国维跋

  在唐宪宗时,把这十面石鼓存放于凤翔孔庙。到了北宋,司马光的父亲司马池将石鼓移到凤翔府学时,已经丢失了其中的“作原鼓”。直到宋皇佑四年(1052),流落民间的作原鼓被找到,只是它的上半部分已经被切掉,被乡民当成米臼使用。宋大观年间,宋徽宗把十面石鼓迁到了汴京,后来金人入侵,掳走了石鼓,带到了燕京孔庙。抗战时期,故宫博物院文物南迁,石鼓从北京到了峨眉,抗战胜利后又运回北京,至今陈列在故宫博物院里。

明末清初本,(姚广平旧藏)上图藏

  记者在现场发现,展览中宁波天一阁博物馆收藏的明末大书法家傅山的小楷《石鼓文考》极其难得,傅山的书法中,草书极多,而如此细腻古拙的小楷读之一片天真。

明末傅山所作的石鼓考

乾隆题石鼓诗

  乾隆爱题历代书画名迹人所共知,事实上,他也题过石鼓诗,并刻于石上。据童衍方介绍,时年八十岁的乾隆帝在研究石鼓,研究的内容之一是在考证“作原鼓”的流传。关于“作原鼓”的流传,多是宋时司马池(司马光的父亲)将石鼓移至凤翔府学时,“作原鼓”已佚。至皇祐四年(1052)向传师再次访得时,已被乡人凿成臼并在使用。乾隆帝据韩愈《石鼓歌》中“为我度量掘臼科”句,认为“作原鼓”在唐代时已成臼形,而非宋时佚后所为。

乾隆晚期拓本,(私人藏)

吴昌硕通临《石鼓文》十条屏之一,南通个簃纪念馆藏

  童衍方表示,展览里面出现得最多的还是吴昌硕。因吴昌硕本身身体力行,所以很多好的作品都有吴昌硕的影子在里面。如“吴昌硕通临《石鼓文》十条屏”是他自己画出鼓形,再按鼓形和石鼓的位置,把石鼓文摹上去,然后又用朱笔写出音讯,用花青色笔写出里面的不同。比如其中第八鼓“马荐鼓”是里面一个字也没有的,因为从明代开始就没字了,但是因为天一阁有宋拓本 ,才有12个字。

  吴昌硕先生这一套通临本,石鼓之线条苍莽老辣,加之朱笔与花青颜料的运用,如其画境一般。

吴昌硕通临《石鼓文》十条屏中的“马荐鼓”

阮元摹天一阁藏宋拓《石鼓文》拓本中的“马荐鼓”

翁同龢通临《石鼓文》

罗振玉 集《石鼓文》对联

  展览开幕前,来自故宫博物院、上海图书馆、天一阁博物馆、西泠印社等方面的学者就石鼓文的流转及收藏进行了研讨。

石鼓文研讨座谈会现场

  石鼓属于大篆中比较重要的门类,和小篆相比,字形更复杂。在展览现场,来自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的教授郭永秉告诉记者,此前各家对于石鼓的年代的考证差别很大,早的有人认为是周宣王时期,晚则到北魏,差别很大。王辉以凤翔秦公大墓考古发现为依据,认为石鼓文与秦公大墓石磬文字风格极相似,应为同一时期所作,而认为石鼓产生于“景公时的可能性极大,厉共公时的可能性极小”。徐宝贵则从“石鼓文”字形以及与《诗经》关系、所反映的史实等出发,认为“石鼓文的诗”为襄公时所作,内容描写的是“秦襄公的一次规模盛大的田猎活动”,而文字则是秦景公时所写所刻,石鼓的“绝对时代当在春秋中晚期之际——秦景公时期”。这也是目前古文字专家比较一致的看法。

吴昌硕通临《石鼓文》(线装),朵云轩藏

吴昌硕题“吾车鼓”

  据悉,本次展览为期一个月,将持续至3月2日,并免费开放。宁波展览结束后,还将筹备在上海朵云轩艺术中心展出。

  展览的同时,由天一阁博物馆编、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讲述石鼓前生今世的书籍《石鼓墨影》也同步推出,书中不仅收录了石鼓原石的照片,还有自明代中期至清代末期的原石拓本十四种,摹刻本三种。

(责任编辑:杨晓萌)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文章

展览推荐

拍卖预展

龘藏·二零一六年秋季拍卖
成都崇古尚珍网络科技有限
预展时间:2018-02-22 14:
预展地点:杭州、北京、成都
海纳百川13届名家书画拍卖
上海博海拍卖有限公司
预展时间:2018-02-22-22日
预展地点:上海延安饭店
2016年秋季中国书画精品拍
北京御宝嘉和国际拍卖有限
预展时间:2018-02-22-22日
预展地点:吴东魁艺术馆

官网推荐

拍卖指数

比上一拍卖季:↑3%当前指数:9,141
国画400指数

每日推荐

每周热点

  1. 1【雅昌快讯】奉献与传承:贵州民族大
  2. 2【雅昌快讯】“敏行与迪哲:宋元书画
  3. 3【雅昌快讯】艺术中的数理逻辑 “花托
  4. 4北京诚轩2016秋拍——龙银瑰宝“浙江
  5. 5“丝路画意”亦师亦友第六届海上画家
  6. 6印谱:渐入佳境的文化收藏
  7. 7【雅昌快讯】“行色”尼瓦尔唐卡艺术
  8. 8【海外】波兰摄影师斩获纪实摄影至高
  9. 9安徽省文房四宝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在合
  10. 10【雅昌快讯】第二届江苏艺博会进入倒

排行榜

新闻滚动

论坛/博客热点

推荐视频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北京康心体育乐园 尚山坑场 于桥 东岳庙乡 景阳乡
石渡乡 新五 保寿镇 广济 林家地乡